欧阳钟灿讲述弗雷德·卡弗里的故事:用一生财富资助科学

2007年5月26日,中国科学院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成立典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卡里弗(左一)、中科院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吴岳良和中科院常务副院长共同手执研究所铭牌。(图片提供:欧阳钟灿)

2008年5月28日,正在日本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钟灿收到一封来自卡弗里基金会的电子邮件,告知首届卡弗里奖名单公布,7位美国科学家和日本科学家获奖。他立即将信转发给《科学时报》记者。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性奖项,应该让更多的中国读者知道卡弗里先生和卡弗里奖。”他在留言中写道。

卡弗里奖以科学慈善家弗莱德卡弗里(Fred Kavli)的名字命名,奖励在天体物理学、神经科学和纳米科学领域做出原创性贡献的科学家,每项奖金为100万美元,每两年评选一次。

今年81岁的卡弗里出生在挪威,1955年,他带着300美元到美国;1956年创办自己的公司,生产用于航空航天、汽车和工业界的感应器。2000年,他将公司以3.3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并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支持和奖励对人类幸福有长远影响的研究和教育事业。

八年间,他捐资近1亿美元,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剑桥大学、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等建立了15个卡弗里研究所,其中,中国科学院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是唯一设在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的卡弗里研究所。

作为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前任所长,欧阳钟灿曾经参与了中科院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创办。日前,他在北京接受《科学时报》专访,谈到卡弗里先生其人其事。

二战期间,挪威被纳粹德国占领,石油和天然气十分匮乏,13岁的他和哥哥创办了一家公司,制作木制煤球为汽车提供燃料,同时也为家具生产商供应木材。后来,哥哥到奥斯陆上大学,他开始自己经营这家公司。

1955年,在挪威技术学院获得应用物理学学位后三天,卡弗里怀揣300美元准备到美国发展。但是,因为既没有资助人,也没有工作职位在等他,签证被拒绝了,他移民到加拿大,一年后才等到美国签证。

1956年,他来到加州南部,加入洛杉矶一家只有7个人的企业,为阿特拉斯导弹的控制系统研制传感器,并很快晋升为公司首席工程师。

1958年,卡弗里在《洛杉矶时报》刊登一则广告,内容只有一句话:“工程师寻求资金创办自己的公司。”几个星期后,他在南加州的小镇墨尔帕克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公司,公司的第一笔合同是为通用电气公司(GE)的核动力航空母舰发动机生产感应器。

此后42年,卡弗里一直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唯一股东。在他的领导下,公司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感应器供应商之一,拥有1500多名雇员和每年6700万美元的市场,公司的传奇用户包括美军SR17黑鸟战机和航天飞机,后来还为汽车发动机研制感应品。他也为许多突破性的技术申请了专利。

卡弗里热爱建筑,公司赢利后,他很快将自己的许多财产投资南加州房地产,取得了巨大成功。从1974年至今,他居住在加州圣巴巴拉市的戈拉塔镇,拥有一套可眺望太平洋的1.2万英尺的大房子,并成为当地众所周知的捐赠者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捐设了数个教授席位,当地还有一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表演艺术中心。

他说:“对一个刚从大学毕业仅三年的外国人来说,除了美国,我不可能在其他国家创办自己的公司。对此,我永远心存感激!”

2000年,73岁的卡弗里开始了生命中一段更伟大的传奇。“我展望未来,寻求能够对人类有长久福利的事,这就是我的目标。”他说,“我认为,现在对基础科学的支持不够,也很难让大家支持对遥远的未来有利的事,因此,基础科学需要更多的支持。”

这一年,他将公司以3.3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建立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旨在资助基础研究和教育,并为科学家们设立奖项。他拥有大约6亿美元的财产,基金会用去了其中的绝大部分。

卡弗里资助的基础研究和奖项只涉及三个领域:天体物理、纳米科学和神经科学。“因为他沉迷于这三个领域,而且深信科学能解决人类面临的最棘手的难题。”欧阳钟灿说。

“在挪威这样的国家长大,冬天时北极光在蓝色和黑色的天空中舞动,整个天空像燃烧起来似的,它还照亮了白雪覆盖的山顶;银河系中繁星闪烁。我坐在静谧而孤独的雪山上,这是最接近自然并对它产生兴趣的时候,我开始沉思宇宙、星星、自然和人的神奇。”在接受《》采访时卡弗里说:“至今,我还在沉思。我认为,物理学是最接近自然和宇宙的科学。”

上大学时,卡弗里的物理老师有个传奇般的朋友量子理论学家尼尔斯波尔,卡弗里因此了解到原子和量子力学等最新发现,并爱上了物理学。

如今,商业上的成功足以让卡弗里回到年少时就萦绕着他的基础问题,这也是他资助天文、纳米、神经科学领域的原因。他认为,这些领域最可能在未来产生激动人心的发现。

“他希望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因此,他特别想资助早期阶段的研究那些想法大胆但在近期看不到有形结果的前沿基础研究。”欧阳钟灿说。

然而,在开始做这些事情之前,卡弗里需要让科学界知道他的名字。“真的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他说,“当我们打电话通知科学家们获得了卡弗里奖时,他们问:这是什么奖?”

卡弗里找到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大卫格罗斯博士,征求他对捐赠教授席位的意见。格罗斯坦言:“我努力让他(卡弗里)相信,就影响力而言,这是一种昂贵而且基本上无效的方法。”

所幸,两人突然想到建立卡弗里研究所的主意,第一笔经费用于格罗斯的研究所,因为这个成长之中的粒子物理研究所急需新空间。

2001年,卡弗里为格罗斯的研究所捐资750万美元,这笔钱足够在现有的大楼中再附建一个颇有风格的新空间。2003年,研究所以卡弗里的名字命名。从此,750万美元就成为未来资助卡弗里研究所的一个标准。

第二个研究所是建于斯坦福大学和斯坦福线型加速器中心的卡弗里天体物理学和宇宙学研究所。之后,另一位慈善家皮埃尔斯沃博捐赠100万美元,在这个所里建了一个计算机中心。

卡弗里相信科学是全球化的,他希望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建研究所。2005年10月,他和基金会主席戴维奥斯顿来到中国,考察建研究所的情况。

2005年10月18日,他们到中科院理论物理所考察。“这一天我记得最清楚,因为院里正在对我们所进行创新三期评估。我们一边开会,一边向他们介绍。中午,副院长和基础局张杰局长请他们午餐并会谈。”欧阳钟灿回忆说。

2007年5月,中国科学院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天文和天体物理研究所在北京正式成立。卡弗里在成立大会上强调:希望新研究所成为与其他卡弗里研究所共创伟大科学的一个链接。

至今,卡弗里的基金会共在世界各地资助建立了15个卡弗里研究所,其中10个在美国,1个在荷兰,1个在英国,2个在中国。基金会的目标是建20个卡弗里研究所。

据《今日美国》报道,卡弗里先生去世后,基金会每年将为这些研究机构提供2000万美元的资助。

“我们不会告诉研究所要做什么,”卡弗里说,“我们努力选择最好的研究团队和研究机构,支持他们做想做的事,我们希望他们选择最好的行动方式。”

哥伦比亚大学脑科学研究所所长埃里克坎德尔说:“他深富远见,我们需要更多像他这样的人。”

在任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期间,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卫巴尔的摩帮助建立了该校的卡弗里纳米科学研究所。他说:“弗莱德(卡弗里)的兴趣比绝大多数人更浓厚,因为他想资助最好的科学家,无论他们在哪里。

卡弗里基金主席戴维奥斯顿帮助卡弗里实现了这个意愿。奥斯顿曾是贝尔实验室的工程师,出任过凯斯西储大学校长,他的关系和能力打开了基金会的大门。

但卡弗里并非只是在支票上签字的人,他以企业家特有的精神强调简单和效率整个基金会只有四个人:卡弗里、奥斯顿、一位通讯官和一位经费管理者。“慈善的问题之一是要有效率。”他说。

卡弗里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到世界各地寻找最优秀的科学家,与其所在机构谈判,要求匹配同样或更多的资助额度。当他对所选中的大学提出这样的要求时,没有任何一所大学拒绝,而且,在基础研究经费日益紧张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大学主动申请与卡弗里基金会合作。奥斯顿认为,这种经费匹配的合作方式是为了确保合作方履行长期支持其研究人员的承诺。

类似于经营商业品牌,卡弗里让自己的研究所和奖项也成为一个卓越品牌。纽约《时代》周刊的文章称:事实上,他在研究型大学中创造了一个新体系自豪地声称有卡弗里研究所的大学,以及希望拥有卡弗里研究所的大学。

《》的文章说,世界也会感叹他独具慧眼。在2004年的8位诺贝奖获得者中,有3位是卡弗里研究所研究员: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大卫格罗斯博士、麻省理工学院卡弗里天体物理和空间研究所的弗兰克维尔切克博士,以及哥伦比亚大学卡弗里脑研究所的理查德阿克塞尔博士。

2005年10月18日,卡弗里先生(左二)和卡弗里基金会主席戴维奥斯顿(左三)到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考察,吴丘良(左一)和欧阳钟灿(右一)陪同。(图片提供:欧阳钟灿)

2004年,格罗斯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奖时,请卡弗里作为客人一同前往。他回忆说:“在整个仪式中,他(卡弗里)一直坐在那里,在笔记本上飞快地乱写。”

2005年,卡弗里在一个科学家聚会上宣布:他将捐资与挪威科学与文学院合作,在天体物理学、神经科学和纳米科学三个领域设立奖项,每项奖金100万美元,每两年颁发一次。

2008年为首次颁奖。“这样做的一个想法是让科学更加为公众所知。”他说,“诺贝尔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我们也许还要用100年的时间才能赶上他。”

挪威科学院任命了3个由国际最优秀的科学家所组成的评奖委员会,根据提名程序审阅和推荐获奖者。委员会成员由英国皇家科学院、马普研究会、中国科学院、法国科学院推荐。中科院常务副院长被任命为卡弗里纳米科学奖评奖委员会成员。

根据计划,2008年卡弗里奖的颁奖礼9月份在挪威举行。这是一个经过慎重考虑的安排:刚好在诺贝尔奖公布前一个月。

卡弗里也承认了自己与诺贝尔的相似之处:他曾做过短暂的爆炸工程师,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则是这个领域的巨人。但卡弗里更强调二者的不同之处:他不希望自己的奖项成为科学家的终身成就奖,他更愿意促进那些知名度很小但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因此,诺贝尔奖获得者不可以成为卡弗里奖的候选人。

首届卡弗里奖获奖者名单让欧阳钟灿深有感触。“7位获奖者中有6位美国科学家,1位日本科学家,即日本明治大学发明碳纳米管的饭岛澄男(Sumio Iijima)教授。”他认为,除了美国之外,日本也有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的地方。饭岛澄男教授并不是在著名的大学或研究机构工作,最近发明高温超导的细野秀雄教授也在不著名的东京工业大学工作,可是他们都做出了突破性的工作,让日本在这些领域走在世界的前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