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去世:呼吁俄乌停火是他的“最后发声”

在经历“长期而严重的疾病”折磨后,当地时间8月30日晚,91岁的戈尔巴乔夫因病医治无效去世。

戈尔巴乔夫曾是苏联最高领导人。作为“年轻和进取的改革者、失败的联盟捍卫者”,他最为人熟悉的形象定格在1991年12月25日晚7点发表的电视讲话时:作为苏联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总统,他宣告了这个国家的死亡。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8月31日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戈尔巴乔夫的去世表示最深切的哀悼。戈尔巴乔夫将被安葬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紧邻其夫人赖莎所下葬的墓地。

当地时间2009年11月9日,德国柏林,在他的半身像展出后,戈尔巴乔夫看着出自于法国艺术家Serge Mangin之手的自己的半身像。

1991年12月8日,在没有告知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情况下,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乌克兰领导人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罗斯领导人舒什克维奇在别洛韦日森林签署了关于解散苏联和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独联体)的《别洛韦日协定》。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后来,这被视为苏联正式解体的最后一幕。

亲历剧变的俄罗斯前总理普里马科夫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时,别洛韦日森林里的“密谋者们”时刻担心被苏联军队包围,在签署协定前“喝了很多酒壮胆”。但最终,戈尔巴乔夫选择把他们安然送回各国,并主动拜访了叶利钦。2016年,苏联解体25周年时,戈尔巴乔夫对塔斯社记者解释道,他当时没有试图逮捕叶利钦等人,因为那可能导致这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爆发内战。

从1991年3月“76%投票者赞成保留苏联”的全民公投,到“8·19事件”,再到12月的终局,戈尔巴乔夫一次次做出决定,苏联一步步走向解体。普里马科夫认为,这位苏联最高领导者“从未展示过自己的坚强意志”。2016年,塔斯社援引一项全俄民意调查显示,46%的俄罗斯人认为戈尔巴乔夫在当时做出了严重的误判,亦有12%的受访者表示,戈尔巴乔夫“在那一刻尽了一切可能”。

戈尔巴乔夫生于1931年,自莫斯科国立大学法律系毕业后一直在苏联党政机关工作。1978年,他从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党委任上调到莫斯科工作。1982年到1984年,他为时任苏联最高领导人安德罗波夫制订了经济改革方案,其中的诸多内容在戈尔巴乔夫于1985年就任后得以实施。

戈尔巴乔夫执政初期,《国营企业法》《合作制法》等重要改革法案得以落地。与此同时,他在日内瓦会见了时任美国总统里根,达成了战略稳定和削减核武器的共识,开启了结束冷战的进程;他退出了对阿富汗的战争,削减了军费开支,一度将重心转向经济现代化改革。

但随后,苏共内部的矛盾及改革造成的短期震荡让戈尔巴乔夫未能更进一步。他由此遭到左右两翼的攻击,一边要求更多的改革,一边指责他背离社会主义。再之后,1986年4月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让戈尔巴乔夫认为苏联已存在结构性和体制性的严重问题,他的改革重心很快转向政治,但最终引发了更大的动荡和危机。

今天,戈尔巴乔夫的多项具体选择依然遭到质疑,如改革政治局的产生方式,让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成为当然成员,事实上却削弱了苏共对全国的领导力;迁就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1986年以来对权威的不断挑战,甚至允许俄罗斯联邦通过了“联邦法律高于苏联法律”的主权宣言,导致莫斯科事实上出现“两个中心”;在1990年3月至1991年12月担任体制改革后的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苏联总统期间,未能协调联邦成员通过政治和经济一体化的全面方案……

在接受采访时,戈尔巴乔夫也不避讳自己的失败和“替罪羊”的命运。他曾引用人类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故事:死亡往往出现在下山路上,“那些能登上山峰的人不一定能胜任下山的挑战”。

2016年,戈尔巴乔夫曾公开表示,虽然苏联无法恢复,但俄罗斯及独联体各国“可以建立一个新的联盟:基于以前的边界,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由苏联时期相同的成员组成”。克里姆林宫随后表示,这只是戈尔巴乔夫个人的想法。

离任总统后,戈尔巴乔夫开始了漫长的余生。2013年,他曾被谣传去世,塔斯社记者给他打电话:“有媒体说戈尔巴乔夫去世了,我不相信。”戈尔巴乔夫答:“我也不信。”2015年,他在莫斯科遭遇了一次车祸,但没有受伤。

戈尔巴乔夫得到了诸多荣誉和勋章。2000年就任俄罗斯总统后,普京常为他送上生日祝福。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戈尔巴乔夫75岁生日的第二天。在今年3月2日的祝福电报中,普京提到戈尔巴乔夫为社会慈善事业和国际人道主义合作发展做出的贡献。在以往的电报中,普京说戈尔巴乔夫是“我国杰出政治家中的一员”,能将“广博的知识和个人经验”应用于发展国际社会、促进国际合作的努力中。

有记者问戈尔巴乔夫是否喜欢普京,戈尔巴乔夫说:“我相信他走了正确的路。”

但外部世界的变化让戈尔巴乔夫感到失望。他将自己视为冷战的终结者之一,认为这是东西方世界的共同成就,“而不是一方战胜另一方”。他因而倡导俄罗斯和西方世界“相向而行”。2014年后,俄罗斯和北约的对话机制全面停滞,这成为戈尔巴乔夫在最后生涯中致力于解决的关键问题。

戈尔巴乔夫经常呼吁美俄领导人进行“基于相互尊重的对话”,避免“新冷战”。在2016年的一次长篇讲话中,戈尔巴乔夫说,过去20年的多数地区问题和冲突本可以通过和平的政治和外交手段解决,但最终却走向暴力冲突,“前南斯拉夫、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都是如此”。他认为,暴力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导致了国际法被侵蚀,国际社会的信任崩坏,政治问题走向军事化,人们重拾对武力的崇拜。

戈尔巴乔夫也鼓励让民间的多层次对话发挥积极作用。他本人就常在美国主流媒体上撰文,为俄罗斯的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政策辩护。在这些文章中,他使用各种不同的形容和比喻描绘核武器的危害,呼吁美俄携手走向更全面彻底的无核化。在他看来,这是双方实现战略稳定的最终方案。他并不总能得到积极回应。英国前首相撒切尔曾和他在很多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在核武器的问题上,两人争论了很久。最后,撒切尔对戈尔巴乔夫说,她相信是核武器“避免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另一方面,戈尔巴乔夫不断和欧洲思想家交流,希望欧洲成为美俄之间能动的调解者,期待“欧洲成为我们共同的家园,而不是战场”。他倡导组建全新的欧洲大陆对话机制,并建议布鲁塞尔暂停扩张的步伐:“一边迫不及待地接纳东欧新成员,一边保持和俄罗斯的不稳定状态,这样的模式不可持续。”

2017年,戈尔巴乔夫出版了自述《我仍然是一个乐观主义者》。2018年,他出版了最后一本新书《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他在书中强调,俄罗斯将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其作用是积极的,不会被世界孤立,所以“西方是时候放弃孤立俄罗斯的努力了”。

2022年2月26日,戈尔巴乔夫基金会在网站上发布声明,被视作戈尔巴乔夫针对全球重大事件的“最后发声”。在俄罗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他呼吁各方在乌克兰危机中尽早停止敌对行动并立刻开始和平谈判。“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宝贵。只有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谈判和对话,才能解决最尖锐的矛盾和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