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德国美国等地肉联厂屠宰场成新冠疫情重灾区?5大原因分析

但在封锁行动开展前,7000名通内斯员工已经纷纷离开当地返回各自在欧洲的老家,德国警方和卫生部门宣布已经启动了追踪行动,但考虑到欧洲国家间跨境行动的不便和欧洲互联网及监控的不健全,能否及时阻止这次疫情扩散还要打一个问号。

通内斯公司占据德国三成以上市场份额,因此其旗下肉联厂的关停将直接影响德国的肉类供应。据悉,中国市场占据其海外出口份额30%左右,但在疫情爆发之后,通内斯公司已经宣布暂停对中国的猪肉出口,并将配合海关等部门的检测工作,直到确保其疫情得到控制后才会开启对中国的出口。

事实上,通内斯的疫情集中爆发并非孤例,近几个月里,全球至少30家大型的肉联厂或屠宰场爆发聚集性新冠感染,德国、美国、西班牙、加拿大、荷兰、巴西等国的肉联厂屠宰场都未能幸免。

在德国通内斯事件之前,全球最大的猪肉企业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的美国工厂因238名员工感染了新冠病毒被迫关停。

紧接着JBS S.A.、食品加工巨头荷美尔和泰森食品等多家美国肉企陆续关闭。甚至因此导致美国百万生猪被迫安乐死。

截止2020年5月下旬,美国的肉类加工企业已经累积确诊1.1万多名新冠病毒患者。

欧美发达国家中肉联厂的工作属于“苦活”“脏活”“累活”,通常是由社会底层民众或者移民来干的。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肉联厂屠宰场都存在大量的临时工和流动工人,这些人在不同的肉类企业间互相流动,经常导致相邻地区的肉联企业陆续沦陷。

这几个月间,德国各地肉厂的几次大规模事件就与此有关。德国食品、饮料和餐饮业联合会(NGG)已经发出呼吁,要求改变行业中卫生规定执行不严格的现状,对短期工人和长期雇员都采取更好的保护措施。

之前李兰娟院士曾经表示,研究结果显示冠状病毒在低温下生存能力很强,在4度时候能够存活几个月,在零下20度可以存活二十年。

目前已经有大量研究结果表明,低温环境有利于新冠病毒的生存和传播。而肉联厂出于食品保鲜储藏的需求,气温要比外界低,这对于新冠病毒传播有利。

肉联厂和屠宰场湿度远远高于外界,这种潮湿的环境更容易产生气溶胶。而之前科学界已有研究表明,气溶胶在高相对湿度下的吸湿特性能够显著影响其云凝结核活化能力、消光截面和生命时间。

这种带有病毒的气溶胶可以大幅提高新冠病毒的传播距离,从而增强新冠病毒在肉联厂屠宰场内部空间的传播。

欧美的肉类加工行业由于同时受到农业部下的食品安全检验局监管和动物保护或动物福利组织的监督,已经走向机械化屠宰加人工分拣的大规模作业模式。小型的肉类加工企业基本很难生存。

这种情况下,肉类加工企业的分拣流水线基本属于劳动密集型,工人与工人之间距离十分拥挤,连基本的“安全距离”都无法保证。这种情况下互相之间的传染根本无法避免。

肉类加工行业的工作岗位薪水低,这些人也不受企业重视,大多数企业没有为这些工人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

同时这些工人受教育水平也比较低,缺乏足够的防护意识,再加上他们大都居住在多人宿舍里,感染风险要比普通人更高。

正是由于以上5点,一旦有一个工人在外界感染了新冠病毒,就会很快通过宿舍和工厂车间传播给更多其他工人,再在潜伏期内由临时工携带者将病毒带给其他地区的肉类企业。

遗憾的是,尽管一个个肉类加工企业相继沦陷,但相当的一部分企业并不能完全停工,他们必须“带病上岗”。

因为肉类加工行业属于重点民生行业,不仅关系着百姓的餐桌,还关系着饲料、养殖、食品加工、销售、物流配送等行业的大量工作岗位,是各国政府都必须优先保障的行业。

在今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已经动用了《国防生产法》,将美国肉类加工厂归为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从而可以强制命令它们带病开业,以避免美国食品供应链中断。

之前的北京三文鱼事件和这几次国外肉类加工企业的集中暴雷都给本就雪上加霜的食品行业带来了更大的灾难。

道理很简单,海关总署对进口的物品和环境展开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抽检,这种抽样检测是存在漏检的可能的。

尽管海关总署已经大大提供了检测能力,按照公开数据,仅2020年6月18日一天就抽检样品15638个,结果均为阴性。

但考虑到海量的货物数量,这个检测能力甚至未必能保证每100个食品里抽检1个。

与此同时,国家也在积极采取各种措施提高进口食品的安全性。除了增加检测能力外,还包括要求国外食品进口企业要求填写食品安全承诺书。

只有签署了食品安全承诺书的企业才被允许将产品销售给中国,而一旦出现状况,企业将受到重罚。

相信未来我国的食品安全也将随着疫情期间的各项制度的完善变得越来越好。但在此之前,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还是暂时停止从国外购买冷鲜食品吧。

作者介绍:明杭,80后理科博士,现于中国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欢迎关注点赞,留言交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