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如何处理弃婴问题的?

为防止弃婴在野外受到不良环境侵害、延长婴儿存活期,2011年6月1日,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在院门外建起这座“婴儿安全岛”,作为弃婴接收设施和临时庇护场所。截至今年1月底,共发现弃婴26名。福利院接收了这些孩子,随之而来的是争议。有人认为,弃婴是违法行为,设置专门接收弃婴的设施,鼓励了不负责任的人做不负责任的事,会变相纵容弃婴行为,甚至可能导致弃婴数量的增加。面对各种非议,石家庄社会福利院院长韩金红也曾为此感到纠结。最终,他用这样一句话说服了自己和同事:“我们改变不了遗弃这一行为,但可以改变遗弃的结果。”

父母将初生婴儿遗弃在医院门口之新闻事件时有所闻。一方面母亲遗弃亲身婴儿想必遭遇难以解决的困境,需要社会的协助;另方面医院也困扰对于婴儿之处理无一定的规定可循,形成一个法律的漏洞。其实,类似做法西方早已有之,如美国拯救被弃置婴儿的规定,一般称为《婴儿摩西法》(Baby Moses Law),让那些不能或不愿意抚养亲身婴儿的父母,得以匿名的方式,将婴儿交给政府所指定的医疗机构所甚至警察局,避免任意弃置于野外,遭致生命危险,甚至亲自杀害或虐待婴儿。由于初生婴儿最需要照顾,因此一般规定在出生后六十天以内的婴儿,都符合该法的规定。当政府所指定的医疗机构或警察局紧急给予婴儿适当的照护之后,再交由社会福利机构办理收养的程序。且基于保护婴儿的目的,若非婴儿有明显受虐的征状,在法律规定期限内实施上述遗弃行为之父母不受到任何法律的追诉。

弃婴保护问题“宜疏不宜堵”。事实证明弃婴现象无法根本杜绝,那么社会就应基于人道主义给予困境父母缓解渠道,同时给无辜的生命最大的保护。

美国拯救被弃置婴儿的《摩西婴儿法》(Baby Moses Law),建构在美国早已存在周全的社会福利机构搭配上,当然畅行无阻。反观我国现阶段社会福利制度,收养弃婴机构尚未准备完善之际,可先实行多元化的运作方式,迂回前进,以达到原先《摩西婴儿法》保护弃婴生命,免责父母的立法旨意和理想。 建议我国应参照下三种渐进处理的方式进行:

(一).第一个方式是参考德国和法国方式,制定法规允许医院接待匿名产妇。即那些想要不为人知生下孩子的孕妇,可以在不透露自己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住进医院生产,孩子出生后,母亲可将孩子留在医院。

(二).第二个方式是仿照瑞士单纯办理出养的作法,在医院主楼外部开设了一个特殊的“婴儿窗口”。昼夜开放专门用来接收遗弃婴儿。特殊设计的“婴儿窗口”,窗口外是一个可以从下部推开的透明活动挡板,窗内是一个恒温箱,铺着柔软的棉垫,并配有先进的电子报警系统。当母亲不得不做出弃婴的决定时,只需悄悄地将婴儿放进这一窗口,不为人知地离去。婴儿放入窗口数分钟后,电子报警器自动启动,医院内部人员便会出来将婴儿取走。之后院方将为婴儿提供必要的医疗、喂养等一系列服务,其中还包括为婴儿取名、联系有关收养机构等等。

另外,建议保留父母的犹豫权。参照瑞士做法,父母可以在六周之内,随时改变决定,从医院接回自己的孩子。

同时,针对将婴儿移送给婴儿临时照顾机构之父母,除非有虐待婴儿之合理怀疑,不受到刑法遗弃罪或其它法律规定之处罚。在笔者看来,无论是美国的《摩西婴儿法》,还是石家庄福利院的“弃婴安全岛”,都闪耀着人性光芒,真正做到了“以人为本”。

有些惨剧屡见报端,诸如,某高中女生云雨过后不慎怀孕,怕家长知道,更怕学校知道,孩子生下来,恐惧,害怕,于是把婴儿从高楼抛下。又如,一女青年遭歹徒,导致怀孕,羞恨交加,孩子落地之时,就是厄运临头之日,有被遗弃在荒外的,有被害于厕所、垃圾里的。还有更愚昧的,完全不懂避孕,非计划非力所能及的生产,溺婴了事。这些漠视生命的做法,无疑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美国残害婴儿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情况要好得多。这得益于社会的宽容、性知识的普及,也得益于一项法律。这个法律被称作安全港法,也叫婴儿摩西法。该法容许婴儿的监护人安全地把孩子遗弃,不必留下孩子父母的姓名,不必办理送养手续,更不会遭到起诉,当然,父母可能会失去监护权。该法的目的就是要使婴儿的无辜生命得到保护,尽可能地避免堕胎、杀戮、抛弃。

该法一出,立即获得媒体一致好评。看过一个报道,说是一个刚从医院出来的产妇,凄然泪下地把婴儿抱到了一家消防站,消防队员一边安慰这个年轻的母亲,一边安置了婴儿。媒体称赞这个法又救了一命,真是胜造七级浮屠呀。

既然是法律,执行起来就有很多条条框框。首先,法律对遗弃地点有规定,例如不能仍到大街上,否则家长一发火,把孩子敢到大街上,孩子就抵达“安全港”了。也不能把小孩忘到车里,还跪辩那里是“安全港”而逃脱疏忽罪的起诉。安全港通常可以是医院、警察局、救援中心、消防站等。

既然是法律,就有它刻板教条的一面,定义起来就不能含糊,譬如小孩的年龄。很多州规定72小时内的婴儿才适合该法,有些州规定一岁以下的婴儿才能合法遗弃。有意思的是内布拉斯加州在今年七月通过“安全港”法的时候,规定十九周岁以下都可以使用该法,意在保护所有法律意义上的未成年人。于是,一个烦恼的男人,当了多年的父亲角色,受够了,一古老把家里从一岁到十七岁的五个儿子四个女儿,一共九个孩子都送到了内布拉斯加州。另外一家也把在家里闹轰轰的两个调皮少年送到了那里,一个十一岁,另一个十五岁。爱荷华州的一个十四岁的少女,爷爷奶奶一生气,为了教训不听话的她,专程开车把她送到了内布拉斯加州。教训了一个星期后,又把她接回去了。上个星期,一位家住密西根州的妈妈,也开车十二个小时,把十三岁的儿子送到了“安全港”,这一会,她失去了监护权。

这个法律对很多华人家庭来说,真是个“福音”,不需要在吓唬孩子的时候说“再烦我,我就把你送回中国去”了。在这里长大的孩子对中国本无概念,本来很爱国很愤青的父母,为了吓唬孩子就无意中把中国恶心了一把。好了,现在不用了,只屑说:“再烦我,把你送到内布拉斯加州去”,哪个孩子再敢调皮?

当初,教皇诺森三世开始设立“弃婴轮盘”的时候,目的就是让遭受苦难和耻辱的母亲,用隐秘安全的方式放弃自己的孩子。

十九世纪末,弃婴岛被认为“不适合现代观念”,曾消失了一个多世纪。1996年,她开始再次普遍出现,依然是为了救助生命。

每个国家,在刚设置弃婴岛时,都引来不休的争论,主要是配套法律不完备引发的。这方面,德国、匈牙利和美国均可借鉴。在弃婴岛出现815年后的今天,我们再看英国画家埃德蒙布莱尔莱顿(1852-1922)这幅著名的画作《一个弃婴》,会更明白“呵护生命”和“顾惜自尊”的含义。

1198年,在罗马,根据教皇诺森三世的指示,世界上第一个弃婴岛设立,当时叫“弃婴轮盘”(ruotadeitrovatelli)。弃婴轮盘设在建筑物外墙,内设可容纳婴儿的圆柱箱子,将弃婴放入其中,旋转圆柱箱子送进教堂,然后用旁边的铃铛通知教堂收养。

中世纪后期,弃婴轮盘在欧洲很普遍,甚至在1825年传播到南美的巴西。当时,教会认为设置弃婴轮盘,可让母亲以隐秘安全的方式放弃自己的婴儿,而不是以虐杀的方式。

1709年,在德国汉堡,一名商人在孤儿院设置了弃婴旋转抽屉(Drehladen)。由于弃婴太多,令孤儿院在财务上难以承受,故五年之后,即1714年,这个弃婴旋转抽屉便停止了使用。此外,德国早期著名的弃婴旋转抽屉还出现在卡塞尔(1764年)和美因茨(1811年)。

弃婴轮盘在1880年后逐渐消失,但弃婴问题在世界各国仍普遍存在,弃婴的生命常常得不到保障。在随后的一个世纪里,欧美国家一直在弃婴问题的立法、设施建设、流程管理等方面进行不懈的努力。

由于屡屡出现弃婴被丢弃在严寒的场所冻死等情况,促使弃婴岛再次大量出现。1996年,匈牙利率先设置了弃婴岛,并为此修改了法律,使之成为弃婴的唯一合法场所。此后,欧洲各国相继设立弃婴岛。

在美国,并没有设置形式上的弃婴岛,但通过立法引导“安全弃婴”。1999年9月1日,德州实行“避风港法案”(Safe haven laws),允许父母依法以匿名方式、在安全的地方放弃刚出生的婴儿(72小时内),比如警察局、医院、救援队、消防局等地。随后有47个州跟进实行。

嘻嘻网一站式提供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等热门电子优惠券免费下载打印。电子优惠券均来自商家,保证真实有效,并在第一时间发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