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米切尔:从宇航员到玄学家(图)

埃德加米切尔是“阿波罗14号”的登月舱驾驶员。他1930年出生于德克萨斯州,父亲是个农场主。1952年,他从卡耐基技术学院毕业获工业管理科学学士学位。1961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大学,获航空/航天科学博士学位。1966年加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之前,他一直是海军飞行员。

在几近灾难的“阿波罗13号”失败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一边找出原因,一边发誓要让美国人重返月球。但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样,登月的队伍必须要有好的领头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找来老将ALAN SHEPARD(谢波德),谢波德曾有过15分钟的亚轨道飞行经验。

1971年的“阿波罗14号”任务中,航天员除了指令长谢波德外、还有指令舱驾驶员鲁萨少校,以及登月舱驾驶员米切尔少校。

尽管谢波德的上天经验只是15分钟的亚轨道飞行,但这足以让埃德加米切尔感觉心里踏实,他说他一路上特轻松,“从地球到月球的路很漫长,但我们平稳着陆。”

“如果说阿波罗11号、阿波罗12号是做试验的话,这次可是玩真的了。我们预计要走很远的路,进行更多的探索,我们奉命探索开发月球的“房地产”。任务艰巨,我和谢波德在舱里吃饱喝足,准备大干一场——我们停留了33个小时。”时隔30多年,米切尔依然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

米切尔一行二人的任务是要到一个称之为火山锥坑的地方去进行地理考察, NASA 认为火山锥坑肯定有1亿年前留下的珍贵岩石。火山锥坑是月球的制高点,也是这次任务的艰巨性所在。

与“阿波罗11号”和“阿波罗12号可帮助宇航员们代”不同的是,“阿波罗14号”有探路器的帮忙,这是一辆轻便的两轮车,可以帮助宇航员代步。这样他们不再怕走远路。但后来事实证明,有石头的地方探路器时常探不出来。他们浪费了很多时间,进展很慢。

米切尔说,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很像曾经见过的照片上的火山锥坑,于是他们停了下来,以为快到了,但后来却证明不是,所以每次兴奋过后又不得不放弃。为此,大家都特别恼火。

“我们当时只是知道快到了,不远了,但是又找不到这个地方,最后不得不半途而废。”米切尔想起当年不无遗憾。

阿波罗14号在月球上留了33个小时,是第一批在月球上过夜的团队,米切尔说,尽管是在夜里,但是根本睡不着,“忽然从月球边缘缓缓升起了一个蓝白相间的星球,我一时呆住了,当时没有意识到,那就是我们的家园——地球。”

“在返回家园的途中,透过24000英里的天空,看到了我们的星球,我忽然想到了智慧、爱和和谐。”米切尔说。

月球改变了他的信仰 “回来后彻底改变了,我发现自己的全部信仰全变了。30年前,我认为人是宇宙间唯一的生物,现在我不这么看了。” 埃德加米切尔说,他从月球返回地球的途中,他一直有一种被某种东西注视的奇怪感觉,他感到自己和宇宙中的智能生命产生了一种心灵的接触。回到地球后,米切尔开始研究神秘的超自然现象,他在加利福尼亚州成立了一个研究潜在意识和力量的研究所,专门研究人类意识和各种超自然事件,探索人的大脑新的未知领域,探讨宇宙的最深层的奥秘——即人的意识本身。

阿波罗14号任务,是人类第三次成功的载人登月。这是最后一次靠双脚探索的阿波罗任务。后来,波音公司制造了月球车,宇航员坐在上面开车探索,可走得更远更安全。

阿波罗14号之前,米切尔还有幸和阿姆斯特朗一起执行过任务,“由于卫星失控,我们曾经等待救援。那次差点送了命。”米切尔说。(文/温燕)

《美国宇航员回忆登月》系列稿件系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航天政策研究院高级访问学者温燕女士授权独家使用,其他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