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面对特朗普“强买”丹麦为啥不敢说格陵兰岛是自己的

在我们的印象当中,国家领土完整神圣不可侵犯,帝国主义逼着中国割让领土更是中国人在近代史上难以忘怀的耻辱记忆。不过最近,美国跟北欧小国丹麦之间却发生了一场关于“国土买卖”的纠纷,涉及的土地面积还不小,足足有215万平方公里——这就是世界第一大岛格陵兰。稍早之前,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证实,特朗普确实曾私下与顾问讨论过收购格陵兰岛的想法,并称“这将是一桩大‘房地产’生意。”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18日,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表示,格陵兰岛是属于格陵兰人的,是不可出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想要购买这个世界上最大岛屿的想法是荒谬的。

这岛不错,你开个价吧。新闻读至此,你可能已经义愤填膺:特朗普这也太欺负人了,虽然你美国国力强大,人家丹麦是小国,也不能强买强卖啊。但且慢,细度新闻,不知丹麦首相表态中的一个细节你注意到了没有——人家只说:格陵兰岛是属于格陵兰人的,可没说格陵兰岛是属于丹麦的。

发现这其中的问题没有?丹麦一向强调对格陵兰领土拥有主权,理直气壮地直接说“格陵兰岛属于丹麦”不就结了?为啥非要说“格陵兰岛属于格陵兰人”呢?

打开地图,你会发现格陵兰岛面积有215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第一大岛,位于北美洲东北方,北冰洋和大西洋之间,离丹麦并不算近。你如果去查,会发现丹麦官宣国土面积是4万3096平方公里,不仅没算上格陵兰,甚至还不及格陵兰的一个零头大。这主要是因为,格陵兰已在2008年通过了自治的投票,成为丹麦的一个自治领,除了名义上属于丹麦,其他的都基本独立核算了,丹麦在格陵兰剩下的权力,只是外交和防务。至于格陵兰岛上巨大的资源,都和丹麦没啥关系,格陵兰人可自主解决。这种状态颇似加拿大在独立前夕与英国的关系。换句话说,眼下的格陵兰离独立就只差一步了,这就是为什么丹麦首相不敢说“格陵兰属于丹麦”的原因——很可能再过几年就真不是了。

事实上,回顾历史,丹麦“拐带”格陵兰也是一系列阴差阳错的结果。Greenland,丹麦语称为绿色的土地。可格陵兰靠近北极,常年冰天雪地,这里最缺少的就是绿色。给它起这个“坑爹”名字的人名叫埃里克,是公元十世纪挪威的一个海盗,虽说当时北欧遍地都是海盗,但俗话说“盗亦有道”,埃里克在海盗当中也太不守规矩,被挪威各地的公爵相继下了驱逐令,无奈之下只得向西探险,无意中发现了这块北极冻土。返航后,坑人坑惯了的埃里克为了忽悠家乡的小伙子们跟他一起到这里定居,就将其称作“绿岛”——这大约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虚假广告了。

且慢,你可能会问,埃里克即便开发格陵兰,从法理上它也应该属于挪威或者干脆独立啊?怎么给了丹麦呢?首先,独立属于天方夜谭,格陵兰太冷,面积这么大,常驻人口到今天也不到8万,还不如中国一个乡镇人口多,所以开发后一直跟着挪威老大混。可1380年丹麦与挪威联盟,格陵兰又多了一个主子,变成了两国的共有之地,原挪威属地格陵兰岛亦从此开始受丹麦统治。而挪威从14世纪中期开始,国力便一直走下坡路,结盟后的挪威慢慢地成了丹麦的附属,丧失了主权,连国王也由丹麦国王兼任,最后竟然从一个王国变成了丹麦的一个省。此时挪威实力不济,连自己本土都没有任何话语权,更顾不上自己以前的殖民地了。拿破仑战争时代,丹麦王国是拿破仑的铁杆(著名童话家安徒生他爹还在拿破仑军中服过役),拿破仑战败之后惨遭清算,被迫将挪威送给了瑞典。可是分割战争成果的那个维也纳会议实在潦草——会议上,英俄等欧洲列强为了简化会议议程,决定将版图重划局限在欧洲,而格陵兰岛恰巧属于美洲,于是并没有随着挪威一起送给瑞典,而是留在了丹麦。

白白丢了这么一大块土地,挪威当然不服,可是当时自己还被瑞典吞并,实在人微言轻。20世纪独立之后,为了要回格陵兰岛,挪威还和丹麦打了一场国际官司,但由于时过境迁,挪威还是输了,根据仲裁结果,丹麦获得了格陵兰岛的全部主权。

按理说,以丹麦的国力是守不住这么一大块土地的,在二战期间,格陵兰岛一度由美国代管,当时美国国内就有人提议干脆将格陵兰岛买过来算了,杜鲁门总统二战后曾开价一亿美元向丹麦购岛,这笔钱在当时还真不是笔小数。只不过阴差阳错的是,二战期间由于纳粹德国对北欧人种的特殊“敬意”,丹麦受害程度较小,国王表示并不缺这笔钱。而美国当时碍于盟主面子,小弟不给不好硬抢,于是也就作罢了。虽然直接购岛作罢,但美国私下里动的心思可不少。20世纪后半叶美国在世界各地策动民族独立,打的主意之一就是让这些国家脱离原宗主国的控制,唯他这个世界老大马首是瞻。但由于格陵兰岛人口实在太少,在这里鼓动民族自决反而没有其他地方来的容易,加之丹麦这个小弟显得人畜无害,所以美国一直没有往这个方向用力,格陵兰成为了目前世界上未独立的自治领中最大的一块。此次特朗普提出购岛意图,本质上反映出美国与欧洲各国之间的关系正在经历嬗变——在整个20世纪后半叶,欧洲各国由于经济和安全上都高度仰赖美国,格陵兰属于丹麦其实也就间接“属于”美国,然而,特朗普上台后推行的一系列政策让大西洋两岸渐行渐远,传统的“门罗主义”正在美国抬头。这个时候,面对摆在家门口的这么一大块领土,特朗普这样的商人当然想得还是早点买下、落袋为安为好。从整个世界格局来看,这可能也是特朗普新外交政策的一次试探,而对于这种试探,丹麦的回应也是谨慎的——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位总统这个开脑洞的提议到底有多认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