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密友维克多·梅德韦德丘克被捕的深层原因

  弗拉基米尔·普京最亲密的盟友之一维克多·梅德韦德丘克在一次特别行动中被乌克兰安全情报部门SBU抓获。该消息已经被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证实。泽伦斯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张梅德韦德丘克穿着军装和戴着手铐的照片。

  泽连斯基说:“乌克兰安全情报部门SBU的特别行动。干的好!稍后将详细介绍。荣耀归于乌克兰!”

  乌克兰寡头维克多·梅德韦德丘克(Viktor Medvedchuk)是普京最亲密的盟友之一,普京是他一个女儿的教父。普京战争开始前,梅德韦德丘克是乌克兰最著名的亲普京政党“终身平台”(Platform-For-Life)的领袖。去年被《福布斯》估计身价约6亿英镑。

  在波罗申科执政时期,梅德韦德丘克在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进行调解。当现任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于2019年上台时,梅德韦德丘克的调解人角色立即被叫停。三年前,梅德韦德丘克就被软禁在他的豪华别墅中 。乌克兰检察官指控他犯有叛国罪。去年2月,泽连斯基签署了一项法令,指控梅德韦德查克“资助国家”。

  在普京行动开始前,梅德韦德丘克逃离了乌克兰的软禁,之后一直在乌克兰东躲。

  在梅德韦德丘克被软禁期间,普京对他曾经供职的FSB进行了大清洗。清洗了俄罗斯情报部门FSB中的150个特工,普京怀疑这些特工为乌克兰提供情报导从而致了他的特别军事行动的失败。

  FSB这是克格勃KGB的继任者,该部门成立于1998年,当时普京是FSB的主任,在前苏联国家执行情报收集任务。

  对泽连斯基来说,他肯定察觉到了,作为调解人的梅德韦德丘克真实的使命是为普京提供当时的波罗申科政府的情报,因而导致了乌克兰在处理乌东分离主义势力问题上处于被动的地位。乌东的战火连绵不断严重削弱了乌克兰的国家形象和国力,在泽连斯基上台时,号称欧洲粮仓的乌克兰的GDP已经在欧洲垫底了。所以,当泽连斯基当选总统后,立即叫停了梅德韦德丘克的‘调解人’角色。

  在泽连斯基的总统任期的一年后,他可能越来越意识到,这个选择普京当其一个女儿的教父的寡头,不仅曾经死心塌地为俄国主子效命,更可能有朝一日他会成为普京操纵的乌克兰傀儡总统。由于意识到了这个对乌克兰的国家最大的威胁,在泽连斯基上台一年后,梅德韦德丘克被软禁在乌克兰的家中,并面临“叛国罪”的诉讼程序。

  现在看来,如果梅德韦德丘克成潜功逃到莫斯科,而且,普京军事行动又按计划顺利占领了基辅的话,梅德韦德丘克无疑是乘坐俄罗斯装甲车进入基辅宣誓就任新的乌克兰总统的最佳人选。

  不幸的是,在普京军队围攻基辅失败后,梅德韦德丘克的搏命潜逃,和落网,给自己的“叛国罪”增添了新的罪证。也正恰恰证明了泽连斯基的判断和采取的所有行动是正确的。

  在战争开始后,有人锁定了卡巴耶娃·普京娜在中立国瑞士的防核掩体别墅,这个外形是别墅的核掩体当时就被断定为是普京的亲密盟友的寡头为普京建造的。当时没有人意识到这个寡头就是乌克兰人。仅仅为这个掩体提供的电力足够在一个小城镇消费。当梅德韦丘克的别墅对公众开放后,参观的记者感叹,此别墅和阿尔卑斯山间的卡巴耶娃别墅有惊人的相似。现在终于真相大白:梅德韦丘克用自己的别墅图纸给普京在瑞士建造了核掩体别墅。

  关于别墅的信息肯定更让泽连斯基怒火中烧。一个资助侵略国的人会成为全民公敌的。泽连斯基对梅德韦丘克采取什么样的行动都会得到乌克兰民众的支持的。

  我不排除的可能是,梅德韦丘克的潜逃是泽连斯基策划的‘欲擒故纵’行动。把这个亲俄寡头的‘叛国罪’坐实了。

  再看看普京。现在看来,普京战争的三项使命全部归零了,原因与梅德韦丘克也有关系。列宁有句名言“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如果梅德韦丘克能尽快逃脱囚禁,拉起他的亲俄势力响应普京的行动,说不定,梅德韦丘克已经坐在总统位置上了。并毫无悬念地成为亚努科维奇二世,随之而来三项战争使命都可以圆满达成。

  然而,相对于战争的失败和严重后果,一个乌克兰寡头的命运就不是值得普京费神的事儿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